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“我们离婚”在线平台程序指点和平分手


    一些婚姻走到尽头的夫妇会为争财产、争子女抚养权闹得不可开交,有的人不惜花费巨资聘请律师,而结果仍是闹上法庭,伤神又伤财。美国人米歇尔·克罗斯比和杰夫·雷诺兹开办“我们离婚”(Wevorce)在线平台,借助离婚软件程序帮助想离婚的夫妇和平分手。

  六步标准清单给出离婚方案

  “我们离婚”是一个让离婚过程变得较为和谐的技术平台,为面临离异的家庭制订出一份旨在妥善解决纠纷的标准清单。

  通过咨询律师、家庭顾问和会计师,它向打算离婚的家庭提供包含六大方面的一揽子解决方案,包括离婚规划、子女共同抚养规划、抚养协议、财务处置、财务协议和离婚协议。待双方完成相关程序后,“我们离婚”也会对所有相关的法律文件进行分类和优化。

  英国《每日邮报》5月30日援引她的话报道:“每个部分我们都有法律顾问,帮助客户提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诉状,因此他们不必去法院。”

  “我们构建律师指导网络,我们称之为‘他的律师’和‘她的律师’。律师会认真审阅每份诉状,按统一收费提交法庭。”

  “我们离婚”上周正式面向美国市场开放,也受理其中一方为非美国公民的跨国离婚案。平台还向未婚伴侣提供财产处置咨询服务或安排监管。

  在线律师咨询收费优惠

  “我们离婚”平台既有专业律师的咨询,还有在线工具。它不仅提供高效的办事程序,而且收费低于律师费。一般而言,聘请律师约需2.7万美元,而“我们离婚”收费为7500美元。

  谈及开发离婚软件程序的初衷,克罗斯比说,那缘于她儿时的痛苦经历。她的父母在她3岁时婚姻破裂,之后两人陷入旷日持久的离婚大战中。

  克罗斯比至今仍记得,自己9岁时,法庭就她的监护权问题开庭。她站在证人席,一名律师问她:“如果你只能和一名家长前往一座孤岛,你打算选谁?”克罗斯比难以抉择。

  对于“我们离婚”平台,她说:“它并非针对每个人,对那些想打一架的人而言,现有法院体系可提供服务。我们所做的,是为那些即便不存在夫妻关系也想继续当好父母的人提供一种选择。”

  硅谷看好“我们离婚”

  今年3月,“我们离婚”参加了美国硅谷著名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展示日活动,科技博客TechCrunch依据业内人士和风头公司的意见、综合初创企业创办者信息,选出7家最有希望颠覆大企业、让人们生活更美好的初创企业,“我们离婚”是其中之一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“我们离婚”更易吸引早期客户。展示日期间,110名客户使用了这个平台,其中109名妥善解决离婚事宜。

  平台还邀请30名律师进行内部评测,反响积极。来自华盛顿的律师辛西娅·弗斯特说:“‘我们离婚’考虑周到……为律师节省了时间,也为客户省了钱。整个程序带来的效果是,牵涉其中的每个人都能得到持久且集中的成果。”据新华社

  美国人米歇尔·克罗斯比和杰夫·雷诺兹开办“我们离婚”(Wevorce)在线平台,借助离婚软件程序帮助想离婚的夫妇和平分手。


在线客服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